星期四,  8. 十二月 2016  -  04:55:57
Poker, Sports Betting, Casino Poker, Sportwetten, Casino BonusBonusBonus.cz BonusBonusBonus.sk Poker, kasyno, bukmacher BonusBonusBonus.hu BonusBonusBonus.ru BonusBonusBonus.cn BonusBonusBonus.hk Poker, Sports Betting, Casino
簡介

Mike Matusow alias "大嘴"

最近更新: 2. 四月 2014
 
Full Tilt Poker
"我很擅長撲克,它幫我學會了珍視自己。撲克讓我變成了一個比以前更好的人。"
Mike談及自己的職業
30.04.1968
洛杉磯,美國
金牛座
未婚
亨德森,美國
美國
曾在自家的家具店工作,後來做過賭場發牌員
撲克,旅遊,滑雪,足球,在按摩浴缸裡泡澡
除了鄉村音樂其他都喜歡
肖申克的救贖,賭王之王,泰坦尼克號
……十幾歲的時候,打電動撲克機
Hold'em - Omaha
進攻型
"這種人我閉著眼睛都能打贏",Daniel Negreanu在2002年WSOP的限額奧馬哈高低比賽上與Mike單挑時挑釁地說。 (不過最後還是Mike贏了比賽)
以口無遮攔而聞名(他在牌桌上的行為非常有爭議);在一次WSOP比賽中因為出局哭了起來;總是戴著由2個希伯來字母組成的項鍊挂墜,意思是"活著";跟Gus Hansen打網球輸了2萬美元;躋身世界上最棒的奧馬哈選手之列;喜歡在比賽中挑釁"Poker Brat" Phil Hellmuth(例如,"Philly不會玩!");擁有一棟350平米帶教堂頂棚的大別墅

童年和青年時期

在Michael的童年和青年時期,他總是對各種各樣的事情都感興趣,其中比賽和極其強烈的競爭思想一直都是他熱衷的東西。不論他現在是在造賽車、打台球,還是在玩保齡球,Mike Matusow總是很嚮往競爭對抗。

Mike參加了一個汽車機械師的培訓班,不過為了去他們家的家族企業——一家家具公司上班,他中途退學了。而且他從來沒有上過大學。

他十幾歲的時候,在一個朋友的建議下玩了電動撲克遊戲機,這是他第一次接觸撲克。他第一個晚上就贏了85美元。他玩這個遊戲玩得太猛了,以至於造成了手臂和肩膀的肌肉拉傷。為了滿足自己這個還是萌芽的癮頭,他經常從媽媽的錢包裡偷錢。當他漸漸地意識到自己沒有撲克就活不下去的時候,他參加了一次“Gamblers Anonymous”的聚會,這也是他去過的唯一一次。

一個撲克天才

在Mike Matusow18歲的時候,他開始在拉斯維加斯的“Sam’s Town Hotel and Gambling Hall”作發牌員。 1989年,同樣也是發牌員的Steve Samaroff教會了年輕的Mike打德州撲克(Texas Hold’em)。這段時間裡,Mike也從這位有經驗的撲克手身上獲得了非常大的支持。有時Michael會把他所有在體育博彩上和賭場中贏來的錢輸個精光,即使這樣Steve還經常替Mike支付比賽的入場費。 Mike如今也說,這也是為什麼自己會隨時樂意在經濟上資助牌友的原因。他承認,如果當初那個時候沒有人支持幫助他的話,他肯定不會有機會向職業撲克手方向繼續發展。

晚上很晚的時候,他在Sam’s打工結束後,越來越經常地參加在那裡舉行的撲克比賽。這個時候他已經在心中立下成為一名職業撲克手的志向。即使他很喜歡撲克,但那個時候他贏的次數很少。當他的牌技漸漸變好,他便意識到玩撲克可以比普通工作賺更多的錢,於是他辭了工作開始全職玩牌。

Mike現在回想起他那時候的生活時說:“我21歲的時候還很迷茫,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做什麼。在我開始鑽研撲克之前,我什麼事都做不好。與此同時我也覺得自己完全是個天才,也許這是我生命裡唯一可以做好的事情。我總是跟人們說,我絕不是那個最聰明的傢伙,但是我對撲克的感覺非常棒,我覺得自己很幸運——上帝給了我玩撲克的天賦。我是那種在青少年時期總是缺乏自信的人。我常常覺得低估了自己。不過由於我很擅長撲克,它幫我學會了珍視自己。撲克讓我變成了一個比以前更好的人。”

20世紀90年代初,Mike開始觀注其他撲克手和他們的打牌技術。很快他的牌技就有所改善,並且贏了一場小型的、地方性的撲克比賽。這次勝利使他很受鼓舞,從那以後他便定期參加各種各樣的小型比賽,而且他贏的次數也不少,贏來的錢既讓他的銀行賬戶日漸豐腴又使他增加了自信。 Mike決定用他攢下的錢再向前邁一步,他開始參加在拉斯維加斯舉辦的各種現金賽(cash game)。 Mike主要專攻Omaha 8/Better——他很快就在這個項目上變得十分出眾了。即使在今天,Mike Matusow也算是Omaha 8/Better世界上最棒的選手之一。

1997年Mike Matusow第一次參加WSOP(World Series of Poker/世界撲克大賽),在這次大賽里,同樣他也參加了Omaha 8/Better,並且僅落後於Scotty Nguyen(斯考提•恩古延)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績。

WSOP1998中,Mike Matusow只交了Scotty Nguyen買入費的三分之一就參加了1萬美元的無限注德州撲克(No Limit Hold’em)主賽。由於Nguyen贏得了比賽,他按比例給了Mike Matusow 333333美元。

他的第一個金手鐲是在1999年的WSOP上參加3500美元Buy-In的無限注德州撲克比賽得到的。

WSOP2001上,他第一次入圍了主賽的決賽桌,並且最後在1000美元No Limit Texas Hold’em比賽中取得了第六名。

一年之後他在世界撲克大賽5000美元Buy-In的Omaha 8/Better比賽上贏得了自己的第二個金手鐲

Mike Matusow從來不會對自己取得的成績驕傲自滿,他總是思索著如何提高自己的牌技,因此,一如既往地,只要他參加比賽,他總會成為那場比賽中最成功的選手之一。人們稱他為世界上最好的奧馬哈撲克選手。

吸毒問題

2000年開始,Mike的個人生活經歷了一個很失敗的轉折。雖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他總是感到不開心。所以他當時的女朋友——在拉斯維加斯“Club Rio”夜總會一次party上的來自波多黎各的脫衣舞女郎,想到一個主意——讓他去試一下毒品。這導致了他在很短的一段時間之後就開始經常購買搖頭丸,並且連續幾個月都沒有打撲克。 Mike在各種party上都是走俏並大受歡迎的客人,因為他會幫party上其他的癮君子們付錢買毒品。之後他還吸食可卡因,不過開始打撲克了。例行的日程安排很快變成:從星期五到星期一去party,星期二、三、四打撲克……

在一年裡,這種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留下了後遺症:Mike根本沒法在牌桌上讀懂對手。他再也不能夠集中精力,如今他說:

“毒品蠶食了我的大腦,我已經不能打牌了。你可以試試當一個撲克手失去了打牌天賦的時坐在撲克桌邊的感覺。”

在WSOP 2001中雖然Matusow入圍了主賽的決賽桌,但是最終由於排名第六而出局。儘管如此他還是得到了239765美元的獎金。但是漸漸地,他變得對自己的撲克生涯十分擔心起來

因此,Mike的女朋友建議他說,也許他應該去試試Speed(又名amphetamine,中文名為安非他明或苯丙胺)。因為這種毒品對他玩撲克沒有絲毫的影響,而且還號稱能使撲克選手保持清醒並集中註意力。於是Mike轉向了這種危險性並不比原來小的毒品。 Mike非常喜歡這個Speed,並為他帶來了很不錯的轉變,以至他在一次採訪中說道,之所以能入圍WSOP 2001的決賽桌全靠Speed。

2002年9月Matusow在Palms賭場為他最好的30位朋友辦了一場派對。每個參加party的人都需要支付給他250美元的入場費,因為他曾經免費分給他們價格高昂的毒品。在這些客人當中有一個傢伙名叫Mike Fento,當然這個人也從他手裡拿到過一些搖頭丸。 Fento很快就離開了party,不過從那以後,他便成為了Mike生活中固定的一部分:他請Mike吃飯,請Mike看電影,還會在Mike需要發洩的時候聽他傾訴。 Fento看來也很信任Mike,他告訴Mike自己曾經參與過一個有組織的犯罪團伙,他來到拉斯維加斯是想要開一家脫衣舞俱樂部。另外,他還提到說,這個犯罪團伙正在找洗錢的路子,他們的開價是,Matusow每洗10萬美金,給他6千的酬勞。剛開始Mike拒絕了他們,因為他從來沒過做過洗錢的事情。

過了一小段時間之後,Fento拜託他的哥們Mike給他的幾個朋友弄些毒品,Mike答應了這個請求並且竭儘自己所能兌現諾言。

2003年5月到9月之間,Mike Matusow不再吸毒了,因為他再次覺得自己完全沒有打撲克的狀態。Fento幫助他的“死黨”擺脫了毒品,Mike覺得自己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在亞特蘭大市(Atlantic City)的Borgata進行的一場比賽中間,Michael接到了一個毒品販子從拉斯維加斯打來的電話,這個人向他大聲斥責道:“你把我介紹給了一個該死的DEA-特務(DEA= 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美國聯邦緝毒署)。Mike Fento是一個毒品探員。永遠不要再給我打電話了!”

Matusow簡直無法相信這件事。他給Fento的一個朋友打了電話,那個人向他保證,這絕不可能是真的。於是Mike又給那個毒販打了電話,這個毒販跟他解釋說,2個毒品探員從Fento得到消息後,到他家裡進行了搜查。 Mike沒有重視這件事,也並沒有太擔心,因為反正Fento知道,他不是毒販

逮捕和新的開始

2003年9月25日,大概在上午10點鐘左右,Mike Matusow因販售和分發受控物質如可卡因、搖頭丸等被捕。甚至在他被逮捕的當時他還堅信,這一切都是誤會。為了得到另外一個撲克手和一個夜總會老闆涉嫌販毒的確鑿證據,

警察讓Michael帶上竊聽器參與警方調查行動。警方指控這位撲克選手和夜總會老闆同樣涉嫌毒品交易。不過Mike拒絕了,因為他很怕那個被提到的夜總會老闆的那幫朋友——他們是一個有組織的犯罪團伙。

Mike的律師David Chesnoff最後為他的當事人爭取到了較輕的判刑:Matusow因身體傷害罪被判入獄6個月

關於Mike被逮捕,他的律師David Chesnoff有一次如此描述他的當事人道:“與和他同樣狡猾的人相比,Mike簡直太天真了。[……]Mike心胸寬廣,但也正是這一點讓他總是惹禍上身。”

他在拉斯維加斯克拉克縣(Clark County)監獄的服刑期是從2004年9月到2005年4月。在此期間,他更多地是在玩體育博彩,而且把他在WPT(World Poker Tour/世界撲克巡迴賽)決賽桌贏的25萬美元獎金差不多全都輸光了。但是Mike發誓,被釋放之後一定要更好地打撲克。 “The Mouth”在他的刑期內耗盡所有的錢之後,Phil Hellmuth借給了他5千美元,使他得以重返撲克職場。用這5千美金他在各個線上撲克室(Online Pokercasinos)飛速地賺到了75萬美元

其中的一大部分他又輸掉了,因為他的幾個朋友為了阻止他在線打撲克而拿走了他的鍵盤和鼠標。

在WSOP 2005的主賽中,Mike在5619名選手中名列第九。

在牌桌上有爭議的行為

在撲克界裡Mike Matusow主要是由於他差勁的判斷力而聞名。在馬上就要贏的時候,卻因誤斷態勢而輸掉比賽的陋習,在"Mike Matusow Blow-ups"或者"Mike Matusow Meltdowns"的名號下變得更加廣為人知。 Mike在《Card Player Magazine》2005年的一次採訪中說,他正在找一位臨床醫學家,幫他治愈這種“死機”的狀態。在這次採訪中他還說,他在經受缺乏注意力綜合症的折磨,並且得服用利他林藥片來控制多動症。

WSOP2005的賽事中,Mike Matusow給了觀眾們一個看他發彪的機會。莊家(dealer)指責Mike行為不干淨,為此還叫來了比賽負責人來做決斷。 Mike不認為他做了什麼違規的事,而且同桌的其他選手也支持他。所以他只是被比賽負責人警告了而已。不過幾分鐘之後,Mike Matusow仍舊非常生氣,F字眼的髒話脫口而出,於是比賽負責人給了他一個禁賽10分鐘的處罰。 Mike對此回應道:“F……!”,於是他又得被禁賽幾分鐘。 Mike的回复:“F…ing great!”好像Mike還沒夠,他在離開賽桌前又開罵了一次。他一共被處罰了40分鐘。看客們對此不亦樂乎。

Mike並不認為自己不受歡迎,他說:“我的名聲並不是真的很差,我只是覺得好玩。我的作用只是讓這項運動——或者隨便你怎麼叫,對觀眾來說變得更加有趣。如果8個人圍坐在桌旁一句話都不說,沒有人會來看撲克比賽。觀眾來看就是為了娛樂。[……]而且我就是我。我不會像其他人那樣因為有攝像機在就改變自己。我的行為就像一個傻瓜,其實我就是這樣一個人。而且我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我。”

"現實"和虛擬撲克界的成功

鑑於Mike在WSOP決賽桌的傑出表現,他受邀參加在2005年11月舉行的WSOP冠軍錦標賽(Tournament of Champions)。這是場受邀參賽者免費參加的比賽,即便如此參賽者也可以贏到錢。這種比賽形式常常是為了打廣告而舉辦的。

這場競賽有114位世界頂尖的撲克選手參加並共同爭奪200萬美元的高額獎金。也許這場比賽是Mike自打撲克以來發揮的最好的一次。他贏得了第一名,並且成為了首位也是唯一一位在一年之內兩次獲得100萬美元獎金的選手。他戰勝了Phil Hellmuth和Hoyt Corkins,獲得了冠軍錦標賽的冠軍稱號。

一年之後他又來到了冠軍錦標賽的決賽桌,僅落後於Daniel Negreanu和冠軍得主Mike Sexton取得第三名。

他是FullTiltPoker網站Team FullTilt的成員,在那裡他用自己的名字打牌。在FullTiltPoker.com用BonusBonusBonus的推薦碼GBUTLER1註冊的玩家,可以得到數額為首次充值金額100%註冊紅利/首存紅利,最高可達600美元。另外他還在UltimateBet用暱稱“dill-pickle”打牌;在PokerStars用暱稱“mrpokejoke”打牌。

然而Mike Matusow並不熱衷於成為一名在線撲克手,這一點可以從他下面說的話看出來:

“在線撲克手是撲克手在人類歷史上的敗筆。我真的遇到過非常差的牌手,他們只是在耍錢。有些人即使手上的牌誰都贏不了還下1萬3或1萬4美元的注。這種情況只有在網上才會出現,在現場比賽的時候絕對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真想廢除網上無限注這項規則。”

接下來他的第二個階段是“高籌碼撲克”(High Stakes Poker),而且還可以經常在電視節目看到他出席其他的撲克活動。例如2004年他參加了WPT的“阿魯巴撲克公開賽”(Aruba Poker Classic)而且還參加了“Bad Boys of Poker”和“Poker Superstars”的特別活動。

大嘴巴

Mike Matusow是一個非常重感情、情緒化的人。在WSOP 2004中這一點表現的尤其明顯,因為被淘汰出比賽他竟然哭了。在2004年的WSOP主賽中,“The Mouth”成了ESPN(一家專門播放體育節目的美國電視台)體育新聞報導的寵兒。在與Greg Raymer的對戰中——後來的冠軍,他用語言猛烈地攻擊對方,以至於比賽結束後,Matusow的對手甚至拒絕跟他握手。後來在一次採訪中Mike說這一切只是為了節目效果而已。

“我很盡興。他是唯一一個會對我產生威脅的人,所以我對他說了很多不客氣的話……”

因為Mike從來都是口無遮攔,所以他得到了一個“The Mouth”(就是“嘮嘮叨叨的人”,或者叫“大嘴巴”)的綽號。他在牌桌上非常健談這一點十分出名,很多撲克愛好者都很樂意看到這樣的場面。另一些撲克粉絲,主要是一些Mike的對手都認為他非常打擾別人。 Mike自己則只是把他的“語言行為”看作是一種令自己在牌局上精力集中的輔助手段而已。另外Mike還利用他的口才使自己深藏不露。他會非常冒險地出牌,而且只要他手上的牌不賴就可以把對手滅掉。

如果您想立即與Mike Matusow玩一場,請點擊這裡進入FullTiltPoker的頁面,並且可以得到您獨有的BonusBonusBonus註冊紅利/首存紅利。您可以在眾多牌桌中尋找Mike然後向他挑戰!

他的很多話都在當時的撲克界內廣為流傳。不可不提的有以下幾句:

“我覺得我是整個巡迴賽中最寶貴的選手。我覺得大家都喜歡我,至少我們在一起玩得都很盡興。Ok,我有的時候會揶揄幾句,但我從來沒有惡意。”

  “目前在這場比賽中有2000個無能的傢伙在玩。我怎麼了?為什麼偏偏是我遇到了厲害的選手?!”

  “我堅信我是世界上最棒的5個無限注德州撲克選手之一。除此之外我什麼都不是。在其他方面我就是一個十足的笨蛋。”

Mike Matusow的個人生活

如今,Mike住在內華達州的亨德森市(Henderson, Nevada)——賭城拉斯維加斯的郊外。他在那裡擁有一間佔地約350平方米帶教堂頂棚的大別墅。

Mike Matusow在他服刑期間變了很多。他現在的生活很清靜。他已經發誓不再碰毒品,而且還說,監禁改變了他對生活的態度。現在他已經很清楚自己在生活中是多麼的幸運。

在Mike的網上個人空間介紹(MySpace-Profil)裡,他說,他的愛好除了撲克還有旅行和滑雪。在一次採訪中他還提到了他的另外一個愛好——經常在按摩浴缸裡泡澡(非常不尋常吧?)。除了這些,他還樂於嘗試一些新鮮事物。問到他的音樂愛好,他說他不喜歡鄉村音樂(Country)。他最喜歡的電影是《肖申克的救贖》(The Shawshank Redemption/又作“刺激1995”)、《賭王之王》(Rounders)、和《泰坦尼克號》(Titanic/又作“鐵達尼”)。他喜歡作家丹•布朗(Dan Brown)和他的書《光明會》(Illuminati/又作“光照派/照亮堂/智光”)、《達芬奇密碼》(Sakrileg)。在他的個人空間介紹裡,他還說他心目中的英雄是伊拉克的士兵們,因為他認為這些士兵們所得到的報酬簡直太低了

Mike Matusow的脖子上總是帶著一條帶"Chai"字型金墜子的項鍊。這個墜子由2個希伯來字母組成,意思是活著

在當今的撲克世界裡有很多又有名氣,又廣受公眾喜愛的撲克選手。他們取得這些名氣和榮譽,有的是憑藉非凡的牌技,有的是通過令人難以置信的成功,甚至還有的是因為少見的怪癖而脫穎而出。不過唯一能夠綜合以上三點的人只有Mike Matusow

雖然相對於大多數其他撲克選手Mike確實犯過很多錯誤,不過對於撲克愛好者來說,他無論作為撲克選手還是娛樂藝人,仍然是世界賽場上的風雲人物。 Mike可以說是全世界最好的撲克手之一。即使他沒有在賽場上取得成功,他也會把平靜而又嚴肅的撲克世界弄得輕鬆有趣起來。毫無疑問Mike Matusow“大嘴巴”的形像已經成為他在撲克界的標誌了。

觀看Mike Matusow的視頻錄像?
     

    ---

    Tag Clou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