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 十二月 2016  -  22:49:54
Poker, Sports Betting, Casino Poker, Sportwetten, Casino BonusBonusBonus.cz BonusBonusBonus.sk Poker, kasyno, bukmacher BonusBonusBonus.hu BonusBonusBonus.ru BonusBonusBonus.cn BonusBonusBonus.hk Poker, Sports Betting, Casino
所有有關 Annie Duke的事 簡介

Annie Duke alias "撲克女公爵"

最近更新: 25. 三月 2014


Ultimate Bet Poker
“如果某個人想和你上床,那麼他們不會想要拿走你的錢。 ”
Annie有關她在牌桌上極具性感誘惑的優勢
13.09.1965
康科德(Concord),美國
處女座
離婚
Maud(莫德)(*1995), Leo(雷奧)(*1998), Lucy(露西)(*2000),和Nell(奈爾)(*2002)
洛杉磯,美國
美國
電影,與孩子們在一起
White Stripes(白色條紋樂隊),Violent Femmes,Arctic Monkeys(北極猴樂隊),和Willie Nelson(威利•尼爾森)
波特蘭鎮(Portland),俄勒岡州(Oregon)
波特蘭鎮(Portland),俄勒岡州(Oregon) 《浮生若夢》(All That Jazz),《阿瓦隆》(Avalon),《天才作反》(Real Genius)等等
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和家里人一起,在蒙大拿(Montana )為了擺脫經濟上的困難開始認真玩撲克
Omaha
分析型,進攻型
Annie Duke是一個非常家庭的人,而且她也能撲克玩得特別棒。我喜歡撲克選手能夠正確地分清主次(Phil Hellmuth)
“人們可以對他們的孩子更好一點。”
“那希望大家能夠對莊家(dealer)更友善一點。” “
教好萊塢明星Ben Affleck玩撲克

童年和少年時期

Annie和她哥哥Howard撲克高手Howard Lederer (霍華德•萊德勒))妹妹Katy(凱蒂),在她爸爸教英文的寄宿高中——聖•保羅的校園裡一起長大。他們家就在校園裡面;她們 兄妹就是在這樣一個學術性的環境里長大的。 Annie的父親Richard Lederer(理查德•萊德勒)博士是美國知名的作家語言學家。她的母親Deedy(德蒂)也是一名教師。 Annie的父母很喜歡玩各類棋牌類游戲,並且也教會了他們的孩子玩各種各樣的牌類游戲。玩牌是Lederer家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並且全家也在棋牌遊戲中一起度過了許多美好的時光

高中畢業後Annie就讀於哥倫比亞大學並完成了英語語言文學心理學專業。之後,她開始專門研究認知心理學心理語言學。由於得到了“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一個美國政府建立的對科研和教育提供經濟資助的獨立機構的獎學金,Annie在賓西法尼亞大學開始了她的博士學習。可是因為要和她的丈夫Ben Duke(本•杜克)搬到蒙大拿州的哥倫布市(Columbus, Montana),Annie在她博士學位考試之前退學了。

婚姻和邁入撲克界的第一步

Annie本來想踏著父親的足跡成為一名作家教師,但是命運卻給了她不同的安排。 Ben Duke作為Annie多年的好夥伴,好同學,當Annie有困難的時候,他總是能在Annie的身邊給她建議和支持。雖然Ben Duke搬到了蒙大拿,但他們仍保持著友誼. 1991年9月13日,Annie在她26歲生日的時候給她的好夥伴Ben打電話。在電話裡Annie說:“嘿,我們結婚吧。”很快他倆結婚了。不像之前那樣兩地分居,為了和丈夫生活在一起,Annie把她做了一半的畢業論文放到一邊,搬到了蒙大拿州的哥倫布市

Annie和Ben過著清貧的生活。為了償還他們住房的抵押貸款,Annie開始在當地的賭場玩撲克。她把自己經濟上的困難告訴了哥哥——當時 Howard已經成為拉斯維加斯成功的撲克選手了。於是,Howard給她寄了一些錢以便幫她提高賭注。 Annie在蒙大拿州的的比靈斯市(Billings, Montana)的賭場中循序漸進地向前摸索並且漸漸地提高了自己的牌技。在她玩撲克的第一個月裡,她贏了大約3000美元。這點錢跟她今天所贏得的獎金 相比簡直微不足道。但是在當時的困難時期,每一分錢和每一次成功都使Annie更勇敢並增強了她的自信心。

儘管有著出色的撲克天賦,但是在 Montana的賭場打拼對於Annie來說,是非常不容易的。事實上,一個女人敢於闖進撲克界——這個由男人統治的世界,已經相當不同尋常了,而且當時 Annie還十分年輕。作為一個年輕漂亮的女性和一群平均年齡是他兩倍的牛仔和牧場主一起,在破舊的里屋打撲克,可不是鬧著玩的。但是Annie不去理會 其他玩家的評論,厚著臉皮繼續玩撲克。與此相反,她很快便發現應當如何利用男性對於女性撲克玩家的態度,從而使自己獲得優勢。 Annie發現這些男性撲克玩家的行為背後只有兩個動機:吸引她的注意力或者是大男子主義。這兩點她很快就看穿了並且她還利用這些動機作為自己的優勢來對 付她的對手們。

Annie征服拉斯維加斯(Las Vegas)

Annie經常去拜訪在拉斯維加斯的哥哥,並開始在職業撲克界小試牛刀。早已清楚自己妹妹潛力的Howard鼓勵Annie繼續努力,並且給予她建議、 幫助她提高牌技。 Howard還在WSOP (World Series of Poker/世界撲克大賽)女子錦標賽臨近開賽的時候為Annie報了名,並且為她支付了1000美元的Buy-in。 Annie本來就是一個很容易緊張的人,當Howard告知她第二天她將要參加一個比賽時,她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廁所去嘔吐。但當她最終坐到比賽桌前的時 候,她的緊張感就消失了,而且很享受比賽。儘管Annie在她的第一場比賽中沒有得到獎金,但是對於一個玩撲克時間不長的人來說,成績已經相當不錯了。

同樣也是哥哥Howard鼓勵Annie去拉斯維加斯真正的WSOP試試運氣1994年Annie第一次參加WSOP,並一舉在她的第一場比賽中(Limit Hold’em 有限德州撲克)獲得第14名的好成績,而且還戰勝了她哥哥。在隨後一次的WSOP比賽中,也是Limit Hold’em,Annie取得了第五名的成績,贏得了2萬6千5百美元的獎金。在No Limit Hold’em(無限/不限注額德州撲克)的主賽上,安妮位居26,獲得了大約1萬7千美元的獎金。出於對職業撲克世界的著迷和這次成功帶來的鼓 勵,Annie決定和她的丈夫搬到賭城拉斯維加斯,以便能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撲克比賽中去。

在以後的十年裡Annie參加了為數眾多的WSOP 比賽,WPT(世界撲克巡迴賽)和其他的著名賽事,並且入圍了很多的決賽2000年的Annie引起了公眾的注意,她在即將臨盆的時候參加了WSOP的主賽,並且名列第10,而且她在決賽前才被淘汰。這個傳奇般的出場和媒體對 於錦標賽撲克選手興趣的日益增長,使得Annie變成了一個明星。不久她的成功給她帶來了很多暱稱,像“傳奇安妮”和“撲克女公爵”(這個名字由她的姓氏 而來。因為Duke在英文裡還有公爵的意思)等等。

狀態極佳的“撲克女公爵”

2004年對於Annie來說是碩果累累的一年。她在WPT冠軍賽第二季“Five-Star World Poker Classic”(五星級世界撲克經典賽)的Limit Hold’em比賽中獲得冠軍,並贏得了大約16萬美元。一個月以後她在Limit Omaha Hi-Lo (有限奧馬哈高低牌)比賽中得到了自己的第一個WSOP金手鐲。這個勝利也為她帶來了大約14萬美元的獎金。同年Annie在 WSOP“Tournament of Champions”(冠軍錦標賽)中取得了絕對可以說是傳奇性的勝利。 “Tournament of Champions”是場受邀參賽者免費參加的比賽(無需支付Buy-In的比賽,參賽者也可以贏到錢),在這裡最最優秀的選手們齊聚一堂。 Annie在比賽中成功地戰勝了像Phil Ivey (菲爾•埃維),Johnny Chan(陳強尼), Dolye Brunson多伊爾•布朗森) ,Greg Raymer 格萊格•雷默),Daniel Negreanu丹尼爾•尼葛瑞阿努)還有她的哥哥Howard Lederer(霍華德•萊德勒)這樣的撲克界傳奇人物。並且最後與被稱為“Poker Brat”的Phil Hellmuth (菲爾•赫爾姆斯)進入單挑賽(heads up)。

難以置信的兩百萬美元的獎金等待著獲勝者,因而比賽氣氛也十分緊張。 Annie向所有的人展示了到底誰才是撲克桌上的王者。她戰勝了Phil Hellmuth,並獲得2百萬美元的獎金。以牌桌上情緒火爆而聞名的Phil Hellmuth雖然恭喜Annie奪冠,可隨即在離開牌桌的時候便發了火。對於媒體來說,這場吵鬧當然是求之不得的,但在實況轉播時還是屏蔽了Phil Hellmuth好幾分鐘長的髒話。 Phil當然不是真的對Annie有意見,與此相反,他甚至形容她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全能撲克選手。這完全就是一個突破。各路媒體開始爭相關注這位“撲克 女公爵”,Annie甚至還出現在了David Letterman(大衛•萊特曼)的脫口秀和新聞節目——《早安,美國》(Good Morning America)的節目中。

然而2004年並不是只為Annie帶來了好運,也是在這一年Annie和Ben離婚了。並且為了能讓四個孩子能在更和睦的家庭環境中成長,Annie很快和孩子們搬到了洛杉磯(Los Angeles)

媒體對於Annie Duke的巨大關注首先當然是由於她出色的牌技,同時還因為她是一名女性。評論家們斷言說,如果Annie是個男的,那麼她的名氣連現在的一半也不到。 Annie也部分同意這種說法,但總是盡量讓大家關注她的成績。畢竟撲克是少有的幾個真正平等的、選手的身體條件無關緊要的體育項目。作為四個孩子的母親、高智商、迷人的女撲克選手和撲克巨星的妹妹,Annie理所當然地擁有無與倫比的優勢。

2005年在WSOP的Limit Hold’em比賽中Annie取得了第四名的成績,這個名次同時給她帶來了大約9萬美元的獎金。 2007年她成功地戰勝了像Chris „Jesus“ Ferguson (克里斯•“耶穌” •菲格森)Scotty Nguyen (斯考蒂•阮)這樣的大明星,在WSOP Pot Limit Omaha(鍋底限額奧馬哈)和Seven Card Stud(七張牌梭哈/七張樁牌撲克)比賽中位居第三,並贏得了75210美元。

Annie在網絡虛擬撲克界裡也十分活躍。她是UltimateBet小組的成員。而且還作為在線撲克室UltimateBet.com的形象代言人在網上玩牌和聊天。用BonusBonusBonus的紅利密碼GBUTLER1在網站UltimateBet.com註冊的 撲克玩家可以得到您獨有的首存紅利,金額為第一次賬戶充值的111%,最高可達1100美元!帶著這麼一個大家庭一場一場地參加比賽顯然不是一 件容易的事,這也是為什麼玩在線撲克對於Annie來說是一個理想的解決方法。在一次採訪中她解釋道,她幾乎只在網上玩撲克。

進攻型的撲克風格,女性力量和性感的吸引力

比賽風格來看,Annie Duke屬於進攻型的撲克選手,同時,當局勢所需時她也會進入防守。她非常善於分析,並且會有戰略性地出牌。她堅信運氣在撲克遊戲中只起到很少的作用,甚 至可以說兩者幾乎毫無關係。 Annie認為,在玩撲克的時候,誰掌握了數學的概念誰就能贏得比賽,當然經驗和天賦也很重要。那些盲目進攻並且只憑感覺玩的選手,只有可能在短期獲勝。 可是從長遠來看,只有那些掌握數學知識和科學的理論的選手才能真正贏錢。

Annie稱自己最擅長的是控制情緒。她從不讓自己受過去失敗的影響,並且從不強迫自己在下場比賽中去彌補上次的失敗。另外Annie還自己強調說,她非常擅長虛張聲勢,尤其擅長下注,並藉此經常誘使對手犯錯。談到她從一名撲克新手到一名職業撲克選手的成長之路,她認為她在這期間學到的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耐心。她對70%至80%的底牌基本都棄注了。在一開始的時候她心理上很不穩定,並且還很緊張。如今她已非常鎮靜。

就像前面提到的那樣,Annie找到瞭如何利用自己作為撲克桌上的美女的優勢去贏利的方法。 Annie認為,這些男性撲克玩家要么是大男子主義者,要么就是想和她上床。那些想和她上床的人在撲克桌上不會構成任何巨大的威脅。

“如果某個人想和你上床,那麼他們不會想要拿走你的錢。因為這不是一個能讓人願意跟你上床的好策略。”

當Annie覺察出她的對手覺得她很性感的時候,她會挑逗他,給他希望並有目的地利用他

Annie Duke不是很在意女子撲克比賽。撲克是體育運動中不多的不需要根據男女不同身體條件而分開比賽的運動之一。因此,Annie認為,舉辦女子比賽是故意貶低。對於“儘管如此,可是為什麼撲克界還是一直是由男人統治的?”這個問題,Annie是這樣回答的:

“撲克是一種數學遊戲。男人的思維模式更加數學化。不僅如此,女孩在學校時也不被鼓勵將來學習數學。撲克是一項有進攻性的遊戲。表現好鬥性的女性往往被認 為是一隻母老虎。而好鬥的男性反而被看作很有男人味兒而被人欽佩。女性玩撲克,就會被認為沒有責任感或者被懷疑是不是她拿家用錢來賭博。”

職業:家庭主婦和母親,兼職:撲克明星

身為女性顯然給Annie在撲克界裡帶來了特殊的地位。但事實上她也是四個孩子的母親,這更加顯示了她的與眾不同。她不但要做一個好母親,還要兼顧自己的撲克事業,把這兩件事同時做好,是她最大的生活目標。儘管她離婚了,但她仍然成功地做到了這一點。孩子總是她的生活重心,而且事實上她的生活與一個普通母親的生活沒什麼太大的區別。

Annie很清楚什麼是她應該優先做的。無論那些撲克比賽多麼的有利可圖,她的孩子更加重要。這樣的做法讓她總是要接受生活的考驗,有時候還會讓其他職業 撲克手——例如她的哥哥——無法理解。在她的大女兒Maud(莫德)六歲生日的時候,Annie需要在下面的兩件事之間做一個決定:在拉斯維加斯再多呆幾天,以便參加一場比賽,並有可能獲得總計為六位數的獎金;或者回Montana參加女兒的生日派對。對於Annie來說這是很清楚的,她沒有理會哥哥勸說 她留下參加比賽,直接開車回家參加派對了。

“對我來說,能贏多少錢完全無所謂。我可不能錯過我女兒的生日派對。我哥哥說,這個週末我可以賺到女兒以後上大學全部花費。而我說,'是嗎?當她25歲接受心理治療的時候,她會說我錯過了她的六歲生日派對。'“

事實上對於Annie來說意義不大。變得富有不是她的生活目標,她最後想成為一名大學教授。因為她對撲克這個遊戲很著迷,所以她才開始玩撲克,贏錢只是次要的。

“說實話,如果我的愛好是火柴棍,我會同樣用心地玩,而且玩得同樣好。”

教Ben Affleck(本•阿弗萊克)玩撲克

通過教別人玩撲克Annie順帶實現了她成為一位老師的夢想。她最有名的學生是好萊塢明星Ben Affleck。受惠於他的好老師Annie, Ben贏得了2004年“California State Poker Championship”(加利福尼亞州撲克冠軍賽)的冠軍。當然想要享受Annie私人授課的人必須要很清楚一件事:每四個小時需要付2萬美元。 Annie覺得這價格已經很低了:

“在哈佛法學院學習的費用要更高。在我這兒學撲克的人以後很長一段時間都能掙很多錢,這樣說來在我這學習是相當划算的了。因為這個課對我來說也很有幫助,所以我收很少的錢。我越能跟不同的人講解撲克理念,我就會玩得越好。”

教超級巨星Ben Affleck玩撲克,當然對Annie自己的超級巨星形像也有非常大的幫助。 Annie卻絕不以她的名氣自居,而且儘管她是個百萬富翁,她卻過著相對儉樸的生活。她要用她玩撲克掙來的錢付帳單,交孩子們讀書的費用,還有買一個好房 子住。單單憑洛杉磯的地段,就能看出她的房子絕對不可能便宜了,不過她配備的東西倒不是很貴。例如,她開的車不是什麼昂貴的好車,她也不穿大牌設計師的衣服。

曲折的成名和發家之路

謙虛、踏實的好品德可能和她曲折的成名和發家之路有關。儘管Lederers家族的人擁有高於常人的智商,但他們的家庭生活並不和諧。 Annie的母親有酗酒問題,他們幾兄妹花了不少氣力來阻止母親喝酒。 Annie和Howard通過在酒瓶上做標記來監督他們的母親,這樣就可以看到她每天喝了多少酒。為了避免家庭紛爭,她妹妹Katy卻幫她母親掩蓋喝酒的 事實。

安妮母親非比尋常的高智商和天賦經常使她的孩子們目瞪口呆。例如,她能幾十年不忘只聽過一次的詩或者其他一些事情。她還經常展現出自己的博學多才, 比如,她只用20分鐘就完成了紐約日報週日版上複雜的填字遊戲。遺憾的是Lederer太太從沒把自己的潛能發揮盡致。除了喝酒,她還有一個沒那麼危險但 也很特別的嗜好:玩牌。她經常一個人幾個小時的玩紙牌。入迷地完全忘乎所以。

玩牌是唯一能夠讓Lederer家家庭和睦和拉進家庭成員關係的 方法。晚上的時候Lederer全家在家裡玩牌。別人家都是家長讓著孩子,讓孩子們贏牌,可Lederer家卻不是。尤其是Annie的父親 Richard強調孩子要靠自己為勝利拼搏。那時候Annie是個差勁的輸家。她經常輸牌以後,由於生氣把牌扔的整個房間都是,並且大哭著衝出去。畢竟在 Lederer家長大,獲勝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的父母並不關心我們在學校是不是拿到了好分數。在比賽中獲勝是最重要的。” (摘自Katy Lederers的書《Poker Face: A Girlhood Among Gamblers》)

儘管一開始Richard Lederer並不是很樂意接受大女兒和大兒子的生活方式,但他也慢慢地以Annie和Howard為傲

“我們是全國最偉大的撲克高手培養家!對此我一點也不感到驚訝。”他在一個採訪中這樣說。

Annie Duke把她生活在一個介於天才和瘋子之間的家庭的故事和作為一個職業撲克選手的經驗寫成了一本書。 2005年她出版了自己的自傳《安妮•杜克:我是如何加註,棄牌,欺騙,引誘,咒罵,並贏得WSOP百萬獎金的》(Annie Duke: How I Raised, Folded, Bluffed, Flirtet, Cursed, and won Millions at the World Series of Poker)。這本書和其他撲克明星選手的書相比主要不同的是:Annie在書裡不僅論述了撲克技巧,還透露了一些個人生活細節,並且她主要想告訴大 家,她並不是生來就能成功的。 2005年她在一次採訪中談到她的書:

“當你成功的時候,很多人會認為你的人生完全與眾不同,或者非常輕鬆。我不會說我目前的生活很艱難——它也的確不是這樣。但是我並不是一夜之間從一無所有 成為今天的我。[……]我只想給大家講一個有關一個女人堅強努力地與生活抗爭的故事。從很多方面來看,我的童年是十分不幸的。當我19歲的時候我想要自殺。 現在,我四十歲了。我非常開心,而且從來沒有沮喪過。但這並不是什麼奇蹟。在這20年間我經常會很沮喪,並且真的是通過很努力地工作才成為我今天的樣 子。[……]我只想告訴所有的人,無論玩撲克的還是不玩撲克的,你可以渡過任何難關,沒有什麼事是世界末日。”

Annie的妹妹Katy Lederer也在一本自傳裡公開了Lederer家不尋常的家庭生活。在她的自傳《Poker Face: A Girlhood Among Gamblers》中Katy Lederer描述了她姐姐Annie和哥哥Howard從新罕布什爾州(New Hampshire)普通的私立學校學生到身家百萬的拉斯維加斯職業選手的轉變過程。這本書不是只針對撲克玩家的,而就文學角度而言也非常值得一讀。這本 書絕不僅僅是給玩撲克的人看的書,單就文學角度而言也非常值得一讀。 Katy Lederer的另一本書——詩集《Winter Sex》也很有名。

對於最美好的童年回憶,Annie認為是在他父親為期一年的旅行研究時,他們全家暫時搬到費城 (Philadelphia)的那段時光。那時候她四歲大,她的父親每個週末都會帶孩子們去郊遊。 Annie最喜歡的地方是富蘭克林博物館。因為在這個科學博物館裡有一個巨大的心臟模型,人們可以穿過這個模型聽一聽和看一看心臟是如何跳動的。 Annie至今還清楚地記得當時她對此多麼著迷。

Annie能很好的處理她所獲得的盛名,並且她也發現這些名氣帶給她的都是好處。像其他女撲克選手一樣,Annie也經歷過那段女性撲克玩家與妓女和毒品兜售者被歸為一類的艱難時期。 “也有人覺得我做的事情非常酷,這也讓我感覺很棒!”Annie開心地說。

偉大職業生涯的巔峰和低谷

Annie把2002年——懷第四個孩子的最後幾個月和生完孩子後緊接著的一段時間稱為她的撲克職業生涯的絕對低谷時期。她精疲力盡,工作過度,並且相應 地撲克也玩得很差。現在回顧當時的情景,Annie說她不應該在當時的狀態下再玩撲克。但是人總是事後聰明。而且在當時這樣的困難時期還有其他一些撲克牌手在網上用語言攻擊Annie。於是,Annie離開了撲克界,並決定不再玩撲克了。但是,經過三個月的休整,她又重新坐到撲克桌旁了。

Annie認為她撲克職業生涯的巔峰是她獲得2004年WSOP冠軍,並獲得第一個金手鐲的時候。當被問到除了她的撲克職業,她最大的成功是什麼。 Annie回答到,

“這個問題很簡單。就是看著我的孩子如何成長。我有四個非常快樂的孩子,他們真得非常幽默,他們都非常聰明。我最驕傲的事就是他們都非常 可愛,非常有禮貌。”

當記者採訪她,另一個常被問到的問題就是有關Annie和她哥哥Howard在撲克界作為競爭對手的事。因為Annie 和Howard在不同的網上賭場玩撲克(Howard與FullTiltPoker.com 簽有合同)。但Annie認為這沒什麼。她沒有太想過這兩個公司中的哪一個會更成功。在撲克領域,這兩個公司都有足夠的空間去發展。如果您想立即與Annie Duke玩一場,請點擊這裡進入UltimateBet的頁面,並且可以得到您獨有的BonusBonusBonus紅利。您可以在眾多牌桌中尋找Annie,然後向她挑戰!

撲克桌之外

當Annie不玩撲克的時候,她喜歡和她的孩子:Maud(莫德)(*1995), Leo(雷奧)(*1998), Lucy(露西)(*2000),和Nell(奈爾)(*2002)還有她的演員兼製片人男友Joe Reitman(喬•雷特曼)(《女搶匪——水中的女人》 (Lady in the Water) )在一起。 Joe也是個狂熱的撲克玩家,並且在她女朋友那裡上了幾節課以後,2006年也贏了UltimateBet.com上的一個比賽並獲得了266000美元 的獎金。 Annie和Joe是2005年在洛杉磯的一個俱樂部經朋友介紹認識的,並且立刻擦出火花。

Joe是這樣評價Annie的:“她是我所見過的世界上最好的母親和最聰明的女性。她給我帶來了歡笑,而且她也非常漂亮。”

Annie是這樣說Joe的:“他很有趣,很聰明也很可愛。”

他們倆在事業上也可谓绝配。 Annie教Joe如何玩撲克,Joe給Annie帶來了新的商業靈感。 Annie的電視節目《Annie Duke takes on the world》——2006年在GSN (Game Show Network)開播,就是其中之一。在節目中四個業餘撲克玩家進行比賽,爭奪最後與Annie玩單挑賽(heads up)的機會。 Annie會對比賽進行評論並給參賽選手們提一些建議。

Annie的父親和他的第二任妻子Simone van Egeren(西蒙尼•凡.埃格仁)居住在加利福尼亞(Kalifornien)的聖地亞哥(San Diego)。當然他們和Joe相處得也非常融洽。

Annie最大的愛好就是看電影。只要她一出去玩,首先就是去電影院。她最喜歡的電影有《浮生若夢》(All That Jazz),《阿瓦隆》(Avalon),《天才作反》(Real Genius)等等。說到她的音樂品位,她喜歡聽White Stripes(白色條紋樂隊),Violent Femmes,Arctic Monkeys(北極猴樂隊)和Willie Nelson(威利•尼爾森)的歌。她最喜歡的明星是“白色條紋”樂隊的吉他手Jack White(傑克•懷特)。而她最尊敬的撲克選手是她的哥哥Howard Lederer, Erik Seidel, Chris Ferguson, Phil IveyTed Forrest。 Annie最喜歡的地方是美國俄勒岡州(Oregon)的波特蘭鎮(Portland)

如果Annie能在世界上改變點什麼?

“人們可以對他們的孩子更好一點。”

如果Annie能在撲克界改變點什麼?

“希望大家能夠對莊家(dealer)更友善一點。”

毫無疑問Annie Duke使撲克界變得更加充實。她有趣的生活經歷,她作為超級巨星和四個孩子的母親在撲克界——這個男性運動領域的特殊地位,她出色的比賽和危險而性感的吸引力,使她成為撲克界一個無人可比的傳奇人物。

觀看Annie Duke的視頻錄像?
     

    ---

    Tag Cloud

    ---